农妇喂鸡器皿为周朝陶器 村民建房曾挖出约200斤古钱

2014-04-21 15:15
摘要:
4月12日,惠东县文史研究人员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称,遗址或与缚娄古国有关。

 

梁化一处矮小古城墙的作用成谜

 

梁化一处矮小古城墙的作用成谜

 

周朝陶器在梁化的农家被用来喂鸡

 

周朝陶器在梁化的农家被用来喂鸡

迷雾般的缚娄古国古都遗址又有一说法,近日,考古专家在惠东县梁化镇考察时,发现梁化屯约有一平方公里的古城遗址。4月12日,惠东县文史研究人员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称,遗址或与缚娄古国有关。

目前,该遗址掩埋在果园下,需进一步挖掘研究才能解密。惠东有关研究人员找出大量资料,佐证缚娄古国都城就在梁化。关于古都遗址在梁化的说法,考古专家认为可能性较大。

荔枝林中发现古城墙

梁化镇在广东历史上赫赫有名,属于“古镇中的古镇”。但是,由于年代变迁,这座相传有2000多年历史的古镇,其古建筑荡然无存。

3月11日,梁化镇梁化屯村吸引了广东省考古研究所原副所长、田野考古研究中心专家、研究员邱立诚,深圳市文物考古鉴定所研究馆员、中国考古学会会员、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会员彭全民,暨南大学教授陈延河等专家、学者前去考察。

在一片田野里,专家们发现了一段十多米长的古城墙,这段古墙为土质,位于荔枝林中。记者看到,该段城墙低矮,城墙中混着陶片,因为墙基较窄,专家初步判定其应该不是外墙,这段城墙的作用尚不明。

而梁化屯村另外一片荔枝林的土质引起了专家们的注意。专家们根据土质判断,该处为梁化古城遗址,该遗址上城墙的墙基较大,是防御工事。

专家们初步判断古城遗址约一平方公里。在遗址范围内,专家们随意走走便捡到新石器时代的石锛。据介绍,该遗址由于年代久远,代代叠建,应该是梯状古城。

随后,专家走访当地居民时,一位妇女用来盛水喂鸡的古陶引起专家的注意,专家发现该古陶为陶罐的盖子,上面有文字,初步判断为周朝陶器。当地一位村民去年建房时开挖出两缸古钱,重约200斤,这次勘察时拿出一串鉴定,发现均为唐宋时期古钱。

参加此次考察的深圳市文物考古鉴定所研究员彭全民对记者说,当天发现的古城墙历史悠久,有可能是旧城城址,具体是什么年代的还需进行考察。该古城是否与缚娄古国有关?彭全民说,目前不能确定,也有可能是汉代博罗县的县城。

缚娄人或居于山洞

随行考察的惠州市委宣传部原部长、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周汉光认为,梁化镇就是缚娄古国大中心所在地,除了古城,梁化有众多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观点。

周汉光说,早期岭南蛮人多居山洞,俚獠混杂,强悍愚顽,自守一方。

在现梁化区域内及周边,仍保留有十个以“洞”为名的地方,即如燕岩洞、上洞、大和洞、小和洞、谢洞等。其中燕岩洞是至今保留较好而又奇特出名的一个大岩洞,它位于坪天嶂山脚下,现梁化省级森林公园(原为市属梁化国营林场)内,向北通往紫金方向。洞口高2米多、宽3米多,进了洞门口里面又有两个洞口,分两层入岩洞,洞内有宽有窄,蜿蜒曲折。

燕岩洞深邃莫测,洞长至今尚是个谜,只知道曾经有考察人员最多进去1000米左右就无法前进,至今仍没人走到尽头。洞口门前面原是一大片可耕地,而且傍依梁化河上游,不言而喻,这在古代梁化是蛮人“随洞而居”、繁衍生息的理想地方。

周汉光认为,古代梁化固有的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,为新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在梁化一带捕捞狩猎、原始农耕和繁衍生息奠定了良好的生态基础,也为春秋战国时期吸引、聚集蛮人,壮大族群,建立“缚娄国”提供了有利的物质条件。

地名暗示历史变迁

周汉光说,公元前214年秦始皇派军南下平越屯兵梁化,直捣“缚娄”老巢,平蛮建政,于梁化屯置南海郡属傅罗县,化“邦”为“县”,强悍的“陆梁”人始被“归化”,收归正统管辖了。

周汉光认为,古代缚娄国实际上是建在梁化,梁化是古代缚娄国的国都、大本营,它和建在梁化的古县、古郡出自同一个地方。

因为“缚娄”亦作“部娄”解,左丘明《左传》中有“部娄无松柏”之句,意指山包、土丘、小阜,这与属于丘陵山包地带的梁化地理地貌十分吻合,而且“缚娄”与“部娄”音相近,在古代,“因地形而名”也是一种常用的命名习惯;二是“部娄”、“缚娄”之名,也与后来建在梁化的“傅罗(娄)县”、“博罗县”音、义相近,似出一辙。

周汉光说,上世纪50年代中期,在梁化花树下(梁化屯东南约5公里处)建设水库时,出土了一批珍贵文物。之后又陆续在梁化屯等处发现一些残存的古代遗迹和文物。在出土的古代文物中,有新石器时代的石戈、石锛、石镞、石铲等,有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鼎、陶碗、陶罐等,还有隋唐代时期的“崑山片玉”石磨等。

专家

古都遗址尚未确定

针对周汉光的说法,记者采访了广东省考古研究所原副所长、田野考古研究中心专家、研究员邱立诚,他说,梁化古城遗址是不是缚娄古国遗址还不太好说,需一步挖掘研究,只能说可能性比较大,也有可能是南朝梁化县郡城。去梁化考察的专家们基本确定了该古城遗址的位置。周汉光的观点是根据文献、疑物等推断出来的,没经过考古方面的证实,并未能确定。

博罗县数十年来出土大量文物,专家们认为缚娄古国的遗址最有可能在博罗县境内,苦于至今未发现有说服力的遗址,难以确定。惠东古城遗址的发现会颠覆之前考古学家的看法吗?缚娄古国的资深研究者、博罗县博物馆原馆长黄观礼说,当天他未到实地进行考古研究,不知道具体情况,他认为梁化历史上是属于博罗管辖的。

相对惠东县平海等古镇已经成为热门旅游线路,梁化古镇却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。该镇镇长陈杰忠谈及该镇历史时说,梁化镇在广东有非常重要的历史地位,该镇计划在古城原址建一个遗址公园。

①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与上海新闻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上海新闻网“的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组织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,违者必究。
③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本网站长联系,我们会在24小时内及时修改或删除!并向持版权者致最深的歉意!
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赞助商广告

精彩阅读